阿呼

【发文在子博客】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超有趣的人,希望有缘看到我的人也能觉得我很有趣,谢谢ヽ(●´∀`●)ノ

 

God Bless You(五)

双性提醒,互攻。依旧不打TAG【。其他见


“见鬼的!”杰克一边抖着外套上的雨水,一边抱怨,“这场雨来的真不是时候!”

“要是你没跟那个球童鬼混,我们说不定已经离开了。”柯蒂斯把湿透的外套丢在地上,检查起自己身上的衣物。

“你这是在吃醋吗?”杰克嫌弃的扯了扯自己身上半干的衬衫和沾满泥水的裤脚,“我以为你要在这次约会结束后才愿意跟我谈感情问题。”

“也许吧。”柯蒂斯敷衍的回答了一句,开始检查起他们随身携带的工具。

今天本是杰克邀请柯蒂斯来郊外打高尔夫的日子,可惜柯蒂斯因故晚到了,而天气也变得糟糕起来。当他想去找杰克问问他们是否提前离开时,却发现杰克正在享受跪在他身前的球童的服务。

柯蒂斯本想离开,却被发现他的杰克拉着,非要打完最后一杆。于是他们恰巧被突来的暴雨困住了。

索性球场里有许多个避雨和休息的小木屋,这才让他们免于陷入更糟糕的处境。

“你还真信三次约会那套?”杰克凑到柯蒂斯身边,“可惜我们不太可能有下次了……你买好下个月的船票了?”

“圣保罗邮轮,二等舱,感谢克劳斯船厂慷慨的提供了这段时间工作的报酬。”柯蒂斯点燃了小木屋里的壁炉,把湿透的衣服挂在边上的衣帽架上,“先把衣服弄干吧……看样子这场雨暂时停不了。”

“我可真舍不得你走,甜心。”杰克把手贴在柯蒂斯的胸口,用食指勾弄着他又细又长的汗毛,“就不能多留一段时间吗?你不知道我多喜欢你……”

柯蒂斯无奈的笑了笑,“杰克,别来这套行吗?你得知道,”他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,“我这么年轻就能被称作工程师,说明我有一颗比大多数人要聪明的脑袋。”

“是的,小天才,你没胡子的时候更甜。”杰克嬉笑着,从背后环抱住柯蒂斯的腰,“距离雨停和其他人找过来,起码有四个小时,我们不做点什么吗?”

“你最好把湿衣服脱下来。”柯蒂斯在杰克怀里转了个圈,“不然你肯定得感冒,王子殿下。”

“哦,只有这种时候你才会叫我王子,就像我的女管家托马斯蒂娜。”杰克松开柯蒂斯,“说起来……你的胡子长得真快,上次有这么长吗?”他一只手把湿掉的衬衫丢在地上,一只手揉捏着柯蒂斯的下巴。

“R国人都这样。”柯蒂斯把湿掉的长裤也挂在了壁炉的火堆旁,“而且我总得为成年礼上的剃须准备准备。”

“啊,对,似乎是这样。”杰克了然的点了点头。他停顿了一下,随即眼珠快速的转动着,嘴边又勾起一抹笑。“嘿,柯蒂斯,想在之前来个预演吗?这里正好有把剃须刀。”

杰克走过去,掂量着古铜色的剃须刀。这是每间小木屋都配备的标准用具之一,球场为客人们准备的很周全。

柯蒂斯沉默着把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也挂在了衣帽架上,这才转过身来盯着杰克。

“还是,你打算先做点我之前提议的事?”杰克拿起剃须刀,走近赤裸的柯蒂斯。

“你知道R国人只愿意被什么人剃须吗?”柯蒂斯慢吞吞的说,“低贱的剃须匠和最亲密的家人。”

“家人。”杰克收敛起表情,“我记得R国是有这个习俗。把剃须视为最私密的事,只和家人分享,只派遣给信任仆役。”

柯蒂斯听着杰克的声音,不由得想象起杰克为他剃须的场面来。为他操劳的姐姐接过仆人手中盛满清水的铜盆,放置在桌面;辅助他、指引他的老师吉列姆为站在他身边的杰克递上银质的剃须刀……

他停止了想象——杰克不应该站在他身边,那个位置是留给他未来的妻子的。

“如果你也是A国人,说不定我日子过得比现在要好。”完全不知道柯蒂斯想法的杰克,自顾自的说着,“你看,你很聪明,又很有魄力——胆敢带着几个仆从就到外国学习。有你帮我,我会……”

“等等,”柯蒂斯打断了杰克的话,“什么?”

“开个玩笑。”杰克敷衍的说着。他把玩着手里的剃须刀,“要来试试吗?”

“你想我留下来?”柯蒂斯问着,他的心跳忍不住加快。

“如果你愿意?”杰克侧头,对上了柯蒂斯的视线,“我可以给你一份更好的工作,随时能出入王宫的那种。”

“是为了继续拉着我鬼混,还是想让我帮你稳固地位,王子殿下?”

“你这么努力的学习,工作,不就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金钱吗?这些我都可以给你。等我成为国王,甚至能给你更多……这些在R国那又冷又穷的地方可找不到。”

杰克话让柯蒂斯胸膛里的心感觉到了刺痛,“是的,所以我才要回去建设她。”

“黛西女士是全大陆最聪明的女商人,她的丈夫更是了不得的科学家。如果你只是想建设你的祖国,你大可留在A国的大学里,好好学上几年,而不是去接触最擅长把科学变成金钱的夫妇。”杰克放开了柯蒂斯,他稍微退后一步,“柯蒂斯,我不想让你回去……R国那么冷,”

柯蒂斯走神了一会,等着王子再说点什么贬低R国的话。

“她让人变得可怕。我不希望你也变成那样,变成我的敌人。”杰克一字一句的把话说完。

“为什么?”柯蒂斯的脸上满是惊讶,但不完全是对杰克的话,更多是对杰克这个人,“R国和A国还隔着B国……你认为R国会变成A国的威胁?”

对比起大陆上最为富强的A国,又偏僻又穷苦的R国根本是个乡下地方,那里的人从来的不到别人的正眼对待,出国一年来柯蒂斯已经习惯了外国人的这种态度——包括B国和C国人,甚至很多R国人。杰克是第一个把R国和A国相提并论的人。但他可是A国的王子。

“R国离A国没那么远……维森城是我母亲的封地,在她活着时成为了A国的一部分,但那个天然港就像是火药桶,B国和C国都想拿回去,拿回我母亲的嫁妆。他们已经吵了十年。”杰克舔了舔嘴唇,他似乎总爱在紧张时这样做,“而R国的新皇帝特别喜欢海军,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,不就是被他派遣到各国来学习的吗?”杰克说出了自己的猜测,“他不会放过这个离R国最近的良港,我也绝不会允许维森城离开A国。”

“你……”柯蒂斯张了张口,想说他完全猜错了,又说不出口。但杰克的这番话已经大大出乎他意料,甚至是第一个看懂他内心渴望的人——就连一直支持着他的姐姐,也不理解他的坚持。而他想到了关于A国王室的谣言。

A国的国王塞拉斯原本只是一个落魄的小贵族,和当年在战乱中挣扎的其他人没什么不同,但在他身上却降临了神迹——在他带着自己领地里最后一支200人的杂牌队伍在山区逃命,几乎濒临绝境时,荒林中突然飞来了蝴蝶。

蝴蝶替他们引路、躲避追兵,带他们找到了水源和果林,帮他们离开荒山进入城市,最后在塞拉斯的头顶上升盘旋着形成王冠,再四下飞去。整座城市的人都惊讶于这样的异象,他们成了塞拉斯起家的资本。

塞拉斯当即抛弃家纹,将自己的旗帜换成了蝴蝶的翅膀,并成功的让这面简单却美丽的旗帜作为A国的新国旗升起。

这样的神迹为塞拉斯在之后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,而他也真的如同有着上帝保佑一般,战无不胜。他甚至在第一次与威斯堡的大公主见面后,就诱得对方和他一起私奔,以至于后来成为大陆祖父的威斯公爵不得不宣布他们早已订婚,以此来保全威斯堡的名声。

塞拉斯让A国成为大陆的霸主。他从流亡的前王室手里顺利继承了王位,组建新内阁,为每一位支持他的公民建立了最美的首都夏伊洛,让他们都能享受最好的公共设施。教皇亲自赶A国为他加冕,特意派遣塞穆尔主教常驻他身边。

他是这三十年来大陆上不可忽略的一位巨人,而罗斯王后就是巨人背后有力的支撑。

这位王后的两个妹妹分别是B国和C国的王后,就算因为私奔的谣言而得不到多少嫁妆,在塞拉斯名正言顺的成为A国国王之后,威斯公爵也不得不补上这一份大礼——他将与三国接壤、商业繁华的港口城市维森城以嫁妆的名义割让给A国,用以维护威斯堡和A国新王室的关系。

但不幸的是,这位王后几乎所有的孩子,都逃不过幼年夭折的命运,除了最为年幼的一对姐弟,也就是A国现在的米歇尔公主和杰克王子。王后自己也在她的孩子们成年前就因病去世。传说王后最为偏爱她的小儿子杰克,而对病弱又文静的长女不喜。甚至在死前,都念念不忘,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分割好,将大部分都交给了杰克王子——这也是在之后十年里支持着王子出手大方、成为A国最受欢迎的纨绔子的原因。


  2
 
评论
热度(2)

© 阿呼 | Powered by LOFTER